您當前的位置: 香港四方集運電話中心 > 國內

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|

  • 2021-02-26 13:34
  • 來源: 新華社
  • 作者:

  辛丑春節,扶眉戰役烈士陵園。趙存仁烈士的墓碑前,多了幾束遊客送上的鮮花。

  許多人來到這裏,是因為聽説了流傳幾十年的“一封遲到家書”的故事。

  “你我夫妻一別12載,書信全無。我能遇到這樣的好政府,不再過提心吊膽的日子了。望你在部隊安心打仗,勝利歸來……”

  但尚未收到妻子林霞這份飽含深情的牽掛,時任第一野戰軍1兵團2軍4師11團政委的趙存仁,就犧牲在解放西北的戰場之上。

  青山為證。烈士長眠的土地上,曾發生過一場影響深遠的戰役。

  1949年7月10日至14日,以陝西關中扶風、眉縣為中心,爆發瞭解放戰爭中西北戰場上國共雙方投入兵力最多、規模最大、我軍殲敵最多的一場戰役——扶眉戰役。

  此役鋪平了解放大西北、進軍大西南的道路,人民解放軍金戈鐵馬自此揮師西進,所向披靡。

  松柏常青,歷史不容忘卻。

  今天的烈士陵園中,2160座卧碑一層層排開,向遠方的台塬延展開去,肅穆、莊嚴。初次到此的人們,無一不被眼前的場景深深震撼。

  陝西眉縣扶眉戰役烈士陵園。(無人機照片,新華社記者劉瀟2021年1月28日攝)

  時光的指針回撥到1949年初夏。那時,2160個墓碑上的名字,還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。

  西安解放後,胡宗南與盤踞西北的馬步芳、馬鴻逵結成聯盟,妄圖趁解放軍立足關中未穩之際聯合反撲,奪回西安。

  當時,一野在關中地區的兵力有10餘萬人,國民黨軍有21萬人,敵眾我寡態勢十分明顯。

  通過扶眉戰役烈士陵園管理處主任任曉峯的介紹,能感受到當時的戰事聲聲急:

  5月26日起,劃歸一野建制的18、19兵團千里急行軍,先後從山西風陵渡、禹門口渡過黃河入陝。

  6月24日,18兵團全部抵達西安。

  至7月3日,19兵團分別到達富平、三原、高陵、涇陽一線。

  至此,一野在關中地區的總兵力達到33萬餘人,士氣高昂。

  西北敵我兵力對比發生了根本改變,為扶眉決戰的勝利奠定了重要基礎。

  陝西眉縣扶眉戰役紀念館裏展出的特等功臣李珍的軍號。(新華社記者劉瀟2021年1月28日攝)

  “從5月26日到6月27日,毛澤東先後多次致電彭德懷,與其商討關中決戰事宜,最終確定了‘鉗馬打胡、先胡後馬’的戰術。”寶雞市委黨史研究室原調研員李洛發説。

  從扶眉戰役紀念館陳列的一封封電報中,仍可感受到當年大戰前的緊張氣氛。

  戰前,18兵團沿隴海鐵路、咸陽-鳳翔公路從東向西推進,1兵團在渭河南岸佈防,2兵團從北路急行軍進入岐山,並派出第4軍守住西大門,防止敵軍向西逃竄,從而形成對敵三面夾擊之勢。

  7月10日,扶眉戰役正式打響。渭河兩岸,一時硝煙瀰漫。

  7月12日,一野2兵團、18兵團向被壓縮在渭河北岸的國民黨軍發起總攻,經過5小時激戰,殲敵大部,敵軍亂成一團,涉水突圍。正逢渭河水暴漲,敵軍大部分溺水而亡。逃上南岸的8000餘人,又落入1兵團佈設下的天羅地網。

  7月13日,岐山、鳳翔相繼解放。

  7月14日凌晨,寶雞解放。

  至此,扶眉戰役勝利告捷。

  陝西眉縣扶眉戰役紀念館外景。(無人機照片,新華社記者劉瀟2021年1月28日攝)

  “扶眉戰役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,殲敵4.4萬人,收復和解放了武功、眉縣、扶風、寶雞等9座縣城,徹底改變了西北戰場上的敵我力量對比。”李洛發説,向東看,陝西與解放區連成一片。向西看,這場大捷粉碎了胡馬聯盟,砸開了解放大西北、進軍大西南的大門。

  自此,解放軍浩浩蕩蕩進入西北,所向披靡。

  青山有幸埋忠骨。扶眉戰役中,解放軍共傷亡4600餘人,3000多名指戰員壯烈犧牲,其中姓名可考者2160人。

  “烈士平均年齡25歲,最小的僅有14歲。”講解員竇妍動情地説道,一個個年輕的生命,譜寫了氣壯山河的史詩。

  陝西眉縣扶眉戰役紀念館裏展出的烈士肖像和使用過的物品。(新華社記者劉瀟2021年1月28日攝)

  “扶眉戰役的勝利,是人民羣眾用雙槳劃出來的、用大車拉出來的。”陝西省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任惠林説,18、19兵團由晉入陝,人民划着船幫他們渡過黃河。戰役期間,支前羣眾組成的大車隊、擔架隊沿西蘭公路、鹹寶公路前進,猶如一條條長龍,車輪滾滾、浩浩蕩蕩。

  時光飛逝,歲月如梭。昔日英雄長眠的戰場,硝煙散盡,早已換了人間。

  2月春來早。國家級(眉縣)獼猴桃產業園區內,一輛輛運輸車往來穿梭。一家果業公司裏,14條選果線一字排開,工業機器人揮動長臂,將一箱箱獼猴桃分揀裝箱,銷往全國各地。

  當年子弟兵誓死奪下的城池,如今已成為全國知名的獼猴桃產業示範縣,安樂祥和,處處生機勃勃。

  在趙存仁犧牲的眉縣金渠鎮,數千畝獼猴桃示範園裏,盡是農民忙碌的身影。依託獼猴桃等主導產業,2019年,眉縣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.37萬元,全縣獼猴桃品牌價值達128.33億元。

  陝西眉縣獼猴桃豐收。(新華社記者都紅剛2019年9月29日攝)

  “變的是生活的境遇,不變的是黨的初心使命。”金渠鎮田家寨村村支書孫樂斌談及今昔變化,感慨萬千。

  直播帶貨、休閒農業、工業旅遊……眉縣農業產業化辦公室主任陳輝介紹,全縣獼猴桃種植面積達30.2萬畝,5255户貧困羣眾發展起2.2萬畝果園。當地不斷延伸產業鏈,全縣已有23家鮮果、果酒、果汁及冷鏈加工企業。小小“奇異果”,為困難羣眾擺脱貧困、奔向小康立下了“頭功”。

  孫樂斌説,我從小是聽老人講扶眉戰役的故事長大的。革命戰爭年代,無數先烈衝鋒在前,戰果累累。今天,黨員和羣眾想在一起、幹在一處,又摘下了小康生活的累累碩果。

  “緊緊依靠和發動羣眾,是扶眉戰役留給我們最大的精神財富。”眉縣縣委書記劉志生説,今天,我們可以告慰革命英烈的是,當年他們為之浴血奮戰的新生活,已然變成現實。

編輯: 王騰飛
推薦閲讀
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在京閉幕


發佈於2021-03-11 22:32:24

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


發佈於2021-03-11 16:33:19

熱點圖片